监管动刀高息揽储银行周期付息产品凉凉

来源:贷款信息  作者:推贷客   2021-02-24 阅读:2050

最近,银行存款市场发生了罕见的变化:银行停止了周期性的支付型产品,很多中小银行的大量存款产品都卖完了,一部分银行的高利率存款游击暂时在线发售,金额开放。各种操作的原因是什么?北京商报记者最近从业内得知,监督层在春节前向银行提出了存款管理要求,中小银行依赖的高利率存款被重点整理,在这次存款管理风暴下,周期付款型创新存款率先中枪,中央银行提名违反后,可能无法逃脱退场的命运,各银行也急忙实行整改要求进行产品调整。

银行整改高利率存款

近两天,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银行App存款产品时注意到,许多中小银行存款产品数量急剧减少,大量存款产品销售完毕。

2月23日,某中小银行相关业务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说:春节前,2021年2月4日,中央银行召开了强化存款管理的电话会议,强化存款管理后,各地监督迅速传达会议要求,全国和地方银行根据存款基准利率的上升制约当天进行整改,动作快的银行利率过高等不合规产品可以立即停止。

他进一步表示,该行超过中央银行存款基准利率上升限的存款产品和不符合规范的周期利率型存款正在全面整改,相关产品现在停止销售,显示没有金额,根据最新利率要求调整的产品最近2天重新上线,之后利率高的产品

根据上述人士的说法,中央银行在春节前调整和配置下一个存款整理工作,最近存款市场悄然变化。值得注意的是,2月4日,中央银行官方网站公布的存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不足400字的公告主要强调利率、地方法人银行不得异地存款、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

具体来说,一是存款市场竞争秩序关系到很多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整个利率体系的压舱石,必须长期保留。这意味着各行存款产品的年化利率只能在中央银行存款基准利率基础的一定范围内上升。

目前中央银行实行的存款基准利率为活期利率0.35%、3个月期利率1.1%、半年期利率1.3%、1年期利率1.5%、2年期利率2.1%、3年期利率2.75%。在此基础上,不同类型的银行根据自律要求在一定范围内调整浮动利率。央行曾透露,央行对一年定期存款利率按基准利率1.5倍的上限管理,也就是说,一年定期存款产品在基准利率基础上的上升上限为50%,最高利率也只有2.25%。

二是催促地方法人银行回到服务当地本源,不得以各种方式开设异地存款。央行2月8日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也强调,禁止地方法人银行通过第三方网络平台、自己的手机银行等各种渠道开设异地存款。

银行业相关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说,中央银行上述会议后也明确了民营银行的微型银行、网络商业银行、新网络银行、亿联银行、直销银行的百信银行,共计5家银行的展业范围不受空间限制,适用于跨地区的经营规定

三是继续加强对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的监控管理,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央行在《报告》中明确点名多款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督促整改其中,活期存款按文件计算利息,定期存款按文件计算利息和周期支付利息等所谓创新产品的实际利率水平明显超过同期存款利率,违反了定期存款按活期计算利息,整期存款过期一次性偿还利息等规定。这也是第一次明确周期付款存款产品的违反。

周期付款产品退场

中央银行违反规定后,周期付款存款产品的整改风暴席卷而来。

所谓周期付款存款产品,即客户存款一周后,银行按约定的利率支付本周期。不到一个周期,按活期存款计算利息。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周期利息产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产品满足一定周期,利息支付时可以支付本金连带到期年化利率水平计算的利息。例如,一年可以享受五年的到期利率。二是保存本息,不取本金按周期支付利息,提前支付的话全部按活期支付利息,前期支付的利息从本金中返还。

周期付款产品以前在中小银行流行,这种产品的利率比一般的定期存款产品普遍高。例如,银行5年期的产品在1年可以获得年化4.875%的利息。许多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说,如果本利可以按周期取出,与以前停止的按文件计息没有本质差异,有变态高利率存储的嫌疑,商业银行债务方面的不稳定,期限错误,流动性问题

目前,在监督未被禁止之前,银行限制销售该产品,银行已经停止销售该产品。2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中国银行手机银行的周期付款中惠存款产品显示售罄后,展示了类似的创新产品——多帮助系列产品,以多帮助6个月的产品为例,该产品的年化利率为4.5%,到期5年,客户持有不到6个月的活期利率该行工作人员表示,该系列产品刚刚上线。但是,2月23日,该产品消失,不再展示。对此,该行工作人员进一步说明:目前,中国银行只有定期存款产品,其馀所有产品都处于售罄状态。其他产品昨天应该暂时发售一部分。

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春节前银行明确停止销售相关周期的支付产品。2月4日,根据中关村银行的主页,该行的享受系列产品于2021年2月4日停止销售。该行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享受系列产品是按期付款存款系列产品,目前产品调整无法购买。另外,交通银行的工作人员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说,该行从2021年2月5日开始停止销售月收入型的大额存款产品和月收入型的月收入型的月收入版产品。

对产品停止售后服务对储藏家的影响,很多银行对北京商报记者说,相关周期利息型产品的销售结束,停止销售对库存用户没有影响,以前购买的产品利息规则没有变化。

中小银行如何破局

现在监督的想法是从政策上控制高利率,控制整个银行吸收存款的资金成本,控制银行给实体经济的贷款价格,控制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银行业老分析家王剑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说。

在本轮监督对银行高利率存款的整备行动下,银行存款会就此告别高利率存款吗?

理解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卜振兴对北京商报记者说,监督是为了避免商业银行竞争提高债务方面的成本,进行价格竞争,进行恶意竞争。设定存款利率上限是有效且直接避免高利率存储的方式,但高利率存储的表现形式非常多样,单一手段不能完全避免。这也表明央行在推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更加谨慎,在一定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兼顾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改革。

王剑辉补充指出,目前大小银行不同金融机构的存款产品无法反映不同的风险特性,只要所有银行存款产品的刚性兑换、隐性政策保证的期待没有显着改善,高利率存款仍然存在土壤,利率市场化的过渡需要很长的过程。

目前,本轮整备行动压迫了中小银行的生存空间,存款贷款遭遇包围,银行业的两极分化加显着。

未来商业银行无序竞争的结构发生变化,集中度提高,各种银行功能定位更加明确,水平更加明确。在卜振兴中,随着金融市场的改革,不同商业银行的定位更加明确,有利于商业银行集中度的提高,但并不意味着中小银行失去了发展空间,重要的是寻找正确的定位,寻找特色。

很多分析家也指出,面对经营变革的压力,合并重组可能是中小银行提高风险防御能力的破局之路。一位中小银行相关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说,中小银行今年应该比去年更加困难,该政策对大银行整体有利,在存款严格监督下,中小银行的生存空间受到压迫,风险适度暴露,后续银行合并成为趋势,中小银行深耕当地,发挥潜力找到特色

打赏
本文来之与贷款信息发布平台推贷客 原文地址:https://www.tuidk.com/news/show-13749.html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个人贷款平台

贷款指南

支付方式

商家合作

关于我们

微信客服

电话咨询

推广热线:
13730868883

微信客服